bbin:布鲁金斯评论 现代货币理论 一顿代价高昂的

 bbin     |      2019-05-02 23:12

  近期关于现代货币理论(MMT)的探讨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讨论的核心围绕着政府通过印钞来覆盖巨额债务的做法是否能够奏效。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刊登了其高级研究员Warwick J. McKibbin昨日发表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上的一篇评论文章,观点一针见血,直击现代货币理论的本质为代价高昂的“免费午餐”。

  近期关于如何刺激那些生产率放缓、实际利率较低和公共债务缠身的经济体,存在着一些广泛的讨论。换汤不换药的“现代货币理论”提出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印钞购买大量政府债券来解决这个问题。该理论获得了一部分人的支持,他们认为对需求的刺激可以引导企业扩大投资从而推动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增长。我只能将这种观点形容为经典的“免费的午餐”。

  “免费的午餐”在政策辩论中有着悠久的传统。它们在政治上很受欢迎,在二十世纪及以前曾反复出现。所有吞下这顿由现代货币理论狂热者炮制的特别免费午餐的经济体,都得到了这样的教训: 这顿午餐是非常昂贵的,然而,在不可持续的压力最终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之前,它可能潜伏很长时间。

  MMT的倡导者所提出的政策主张最终都引发了恶性通货膨胀、大规模的社会和经济破坏,以及不可避免的债务危机,危机之后再回归到更为传统的经济政策。所有现存的经验——今天的委内瑞拉; 2008年的津巴布韦; 1994年的南斯拉夫; 1946年的匈牙利; 1944年的希腊; 1923年的德国魏玛——都论证了这种高昂的代价。

  但传统经济学有没有可能漏掉了什么? 这一次现代货币理论的表现会不会有所不同?

  当财政支出超过其财政收入时,一国政府通常通过发行政府债券来填补其财政赤字。任何形式的债务都是一种承诺,承诺在未来某个时候偿还贷款方,例如通过削减相对支出或提高相对收入的方式。政府用来偿还典型债务的大多数税收,例如所得税或增值税,都是透明的。相比之下,通常为不可持续的财政赤字和爆炸式增长的政府债务提供资金的“税收”是通胀税,即当物价上涨速度超过人们持有的货币数量时,公众所持货币价值的实际下降。当央行印出大量钞票,超出了经济供给侧能够生产的额外商品时,通胀就会出现。过多的钱追逐有限的商品供应,最终导致价格上涨。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主张使用货币融资型的财政扩张来平滑商业周期。通过印钞来支持政府财政支出的临时需求从而缓解私人市场的需求波动是有意义的。但现代货币理论的问题在于,它被宣传为一种在面对持续高企的财政赤字和高水平的债务时,不需要付出明显的成本就可以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

  现实是,最终必须有人为财政赤字买单。然而,从债务大幅飙升到最终引发债务危机之间的漫长滞后期,使得举债这一行为对政客来说颇具吸引力。我不知道有哪个追求货币融资型财政赤字的国家会在经济复苏后,再次过渡回较为传统的货币政策。

  通过印钞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并不奏效的例子比比皆是。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任何MMT奏效的例子。这是一个没有实践意义的理论。

  2019年的全球经济面临着非常复杂的挑战:人口增长放缓、生产率增长放缓、贸易战威胁以及对公共和私人债务规模及其中蕴藏的未来税收负债的真正担忧。通过印钞票来覆盖过度的政府债务,对改善这些根本问题几乎毫无作用,而且很可能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政府确实应该为那些回报率远高于当前低水平和负实际利率的投资提供融资。政府也确实应该在平滑商业周期上发挥作用。但这些论点与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所提出的观点截然不同,后者认为,通过印钞来覆盖巨额的政府债务是一顿免费的午餐。bbin

  注:Warwick J. McKibbin现居住在澳大利亚,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应用宏观经济分析国际经济学中心教授,是国际经济方面的专家,聚焦于研究全球气候变化、中国与印度在世界经济中的崛起和全球经济模式。他同时也是布鲁金斯学会经济研究和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以及布鲁金斯气候与能源经济项目的联合主任,社会动力与政策中心的学者以及哈钦斯财政和货币政策中心的学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