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独参赛十年 中国从弱队到“前三”

 bbin官网     |      2019-04-14 21:14

  新京报讯 (记者戴轩)将1-9共9个阿拉伯数字填入九宫格内,成行、成列、小九宫格内数字不能重复——如果对以上规则了然于心,那么“数独”这项运动或许也是你的所爱。

  记者昨日了解到,2018年中国数独锦标赛将于6月16日开赛,参赛者无年龄、职业、地域等条件限制,成绩最好的前四名选手,将组成“国家队”,参与今年的世界数独锦标赛。

  对不少人来说,“数独”是一项耳熟能详的智力运动。不管是在家中还是在机场、车站,一支笔、一张纸,就能开始这项九宫格上的烧脑游戏。十年来,数独在我国从默默无闻走向普及,并衍生出了多种赛事。北京奥运城市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张凤朝介绍,数独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行,近年来,中国的数独爱好者越来越广泛,现在有2000万人参与其中。

  昨日,记者从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了解到,2018年中国数独锦标赛即将拉开帷幕,19个赛区报名已经启动。

  据悉,本届中国数独锦标赛也是第十三届世界数独锦标赛中国队的选拔赛,通过19个赛区的初赛选拔,将有200名国内数独高手进入决赛,其中前4名选手将组成新一届中国数独代表队A队,参加11月份在捷克布拉格举行的第十三届世界数独锦标赛,其他选手也有机会观摩世锦赛。

  数独,顾名思义,是“独个”的数字。它和填字游戏、七巧板等一样,是解谜游戏的一种。它规则简单,只需要满足一定条件、用数字准确地填满空格,就算破解一个数独谜题。数独游戏常见于报纸、网页游戏、手机游戏中,所需要的物理条件常常只是一张纸和一支笔,因此受到广泛欢迎。

  北京市数独运动协会副秘书长徐艳是资深的数独爱好者,她介绍,数独起源于18世纪初的欧洲,到了19世纪80年代,在美国成长为一种填数趣味游戏,这就是数独的雏形。之后,日本学者将其引入到日本,改名为“数独”,其中“数”是数字的意思,“独”是唯一的意思。

  数独的推广,有赖于一名香港法官的传播,这位法官在日本接触数独之后,开始为《泰晤士报》供题,游戏一经印刷,受到热烈欢迎,甚至带动了报纸的发行量,之后便逐渐风靡起来。这位法官还为其编写了电脑程序,放在网络世界。

  数独的规则,简而言之,就是将1-9共9个数字填满空格,满足每行、每列、每小宫内数字不重复的条件。最标准的数独谜题,是9个九宫格以3×3的布局组合起来。徐艳介绍,对于基础数独,需要通过排除法,找数字最多的地方下手,从数找格子、bbin或者从格子找数。对于比较复杂的数独,就要用到唯余法等技巧。

  数独有多难?与挑战者的技巧息息相关,高手几分钟能解开的难题,弱一些的玩家可能要思考好几天。

  在数独发展过程中,衍生出了几百种数独变体。既有简化版、图片版的数独,也有在九宫格形状、规则等基础上进行变异的数独。比如“杀手数独”,结合了数独和数和的玩法,加入了计算的成分,难度较高;“拼图数独”的九宫格已不再是3×3的规整模样,呈现出不规则的形态;“巨无霸数独”则不仅仅只有9个9宫格,“谜盘”变得更大。

  记者了解到,目前,数独游戏已经在出版、媒体、比赛等多个产业有所介入。在亚马逊网站中输入“数独”二字,出现了700余条书籍信息,其中既有面向小学生的数独题集,也有图解数独技巧、世锦赛赛题汇编等各类中外图书。除了图书外,网购平台上还有木质数独旗、数独卷纸、数独台历等各类周边产品,一款淘宝上售价40元左右的数独游戏棋,累计评论超过2万条,销量不低。

  徐艳介绍,在《最强大脑》等科学竞技节目中,数独选手也受邀参与。除了官方组织的比赛,各地也出现了数独爱好者们自己组织的赛事。此外,数独被不少文化教育机构看好,北京数独协会就与20多家机构合作,帮助他们开展数独活动。通过搜索网页、手机应用市场查找数独,也有大量相关小游戏出现。徐艳认为,数独将来有很好的市场前景。

  徐艳:现在很普及了,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开始接触这种智力游戏,他们虽然不认识数字,但是可以将数字替换成图案,用讲故事的方式,来让他们熟悉这种规则和逻辑方式。

  数独在北京的推广比较早,从2013年开始,协会就在中小学生中开展比赛,当时还仅限于北京,参赛者少,都不用初赛、直接决赛,后来随着人数增多,赛区增加到二十多个,比赛的层次也渐渐丰富了。

  很多教育机构在推广数独,因此小孩子接触很多。现在范围扩大,一些单位内部组织数独活动,我们每年做公益活动,还将数独带进养老院、组织中老年的数独比赛。

  徐艳:我们参加世锦赛之前,日本的成绩是很好的,是亚洲地区的“扛把子”,2007年第一次参赛时,我国在百名开外,实力比较弱。这几年发展非常快,现在和日本基本占据数独比赛前三名。

  徐艳:有一个发展阶段。我们国家引进数独比较晚,一开始玩家以成年人为主,之后慢慢在大学生中流行,再之后更多的孩子加入,现在呈现一个持续的低龄化趋势。

  我从2006年开始在报纸上玩儿数独,36岁时参加世锦赛,当时国家队里只有一个小孩,15岁。现在参赛的国家队队员,平均年龄在17岁,选手年龄基本是最小的。国内的一些数独赛事,U8组别(8岁以下)的参赛者是最多的,是U12、U18组别的总数。

  徐艳:有这个原因,学校、家长、包括一些教育机构,都觉得数独可以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让孩子能心静下来,接受度很高。我们曾经有一个小爱好者,他数学成绩差,别人考九十一百分,他只能考十来分,加上多动症、坐不住,玩起数独之后,从坐不住慢慢进步到可以完成一整轮游戏,数学成绩提高到七八十分,家长特别开心。当然孩子本身也容易被数独吸引,他们喜欢解谜,这其中会有成就感,乐趣很多。

  徐艳:我觉得是孩子。他们没有压力,心无杂念,大人心中可能会惦记上一轮的比赛成绩,考虑得比较多。此外,数独有很多变体,有新的格式和规则,小孩子对新东西接受速度更快,他们和成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